在香港 这些“记者”为何只把镜头对准警察?

在香港,为什么这些“记者”只关注警察,而不是暴徒?

[侠客岛出版社]

在过去的两天里,一张“香港街,只有他的‘镜头’对准了暴徒”的照片展示了一些媒体在最近香港骚乱中的真实面目。场景“”是不久前拍摄的。昨晚,激进示威者在香港荃湾与警方发生冲突。在危急情况下,警方开枪自卫,然后“拔枪”,这成为香港媒体报道的重中之重。

我们以前也分析过一些香港媒体和西方媒体是如何煽动人们的情绪,单方面报道和歪曲香港的事实。为什么这些人如此?

今天,我们邀请了资深香港传媒人曲来分享她的经历和想法。

Hong Kong Media的“全方位多角度”警察拔枪照片

One

那天,一张香港骚乱现场的照片被闪现出来:一名手持枪的警察在街角瞄准暴徒,但穿着反光背心的50名记者正拿着相机瞄准他。

这是一幅讽刺的图片,也是今日香港媒体生态的真实写照。

在自六月以来的每一次暴乱中,警察总是以暴徒为目标,而记者总是以警察为目标。他们的聚光灯一直在等待执法者开枪的时刻,等待他们开枪的时刻,等待他们挥舞警棍的时刻,不管原因和后果如何,暴民暴力可以视而不见,而警察暴力是不能错过的。

昨天,记者终于被要求等到警察开枪。每个人都清楚地看到数百名暴徒挥舞着刀、棍和铁棍袭击六名警察。然而,在警察开枪自卫后,记者转移了焦点,愤怒地谴责警察开枪的原因。没有人会调查这数百名暴徒是如何试图杀害执法者的。

看过去几个月香港骚乱的视频肯定会给你很多“为什么”:为什么暴徒总是让记者站在前面?为什么记者阻碍公务?为什么“无冕之王”会如此邪恶?

在每一次官方新闻发布会上,记者都会看到行政长官和警察局长提出“刑事审讯”的问题。有一次,“香港电台”记者李丽君问行政长官,“你晚上能睡觉吗?”那些问这种不幸问题的人立即被称赞为“媒体良心”。接下来,在下一届行政长官的记者会上,有人提出了一个极端的问题:“林女士,很多市民问你何时会死?”

首席执行官的新闻发布会一再被粗暴的记者打断

这些不是媒体应该问的专业问题。这些都是与暴民一致的辱骂和诅咒。然而,每当它出现时,都爆发出掌声。香港记者“与暴徒同行”的场景绝对是独一无二的。

是的,几个月来,我们见证了香港记者穿着黄色反光背心和暴徒一起行走。特别是当警察推动防暴时,记者们会友好地跑到暴徒面前,将他们的摄像机对准每一个防暴警察。毕竟,这叫做现场报道,保护暴徒。

因此,公民在媒体上看到的新闻总是会被警察压制,暴徒犯下的暴行很少被记录下来。只有少数中立媒体愿意做绝望的记录。

是的,在今天的香港,即使是中立也需要勇气。TVB新闻部就是一个例子。因为他们坚持新闻的客观性和中立性原则,所以每次他们出去采访时,记者和摄影师都被暴徒赶走和包围。穿黑衣服的人拿起相机,用激光枪射向摄影师的眼睛。他们竭尽全力阻止媒体做出中立的报道。

香港警方在一栋“2”大楼里被记者包围,“那约定的新闻自由呢?”许多人会问。

香港有言论自由吗?新闻自由?香港记者是无头皇帝吗?它是掌握第四权力的社会监督机构吗?

作为一名也在浸会大学新闻系任教的媒体人,我会告诉你这是一种幻觉。香港记者的素质“令人激动”,超乎你的想象。

当然,一分钱也比不上一船人。香港仍然有一些有良知、有素质、有教育、有勇气的记者。不幸的是,数量不多。否则,香港今天就不会充满“黄色媒体”。

香港是一个社会测试

2017年9月,新任行政长官林郑月娥宣布建立香港网络媒体申请机制。只要媒体中有两个人,通常是一名编辑和一名记者,每六个月发行一次“出版物”(所谓的出版物没有批准标准,可以印在任何数量的纸上,他们就可以申请成为合法的在线媒体,采访所有政府活动,参加各种规模的新闻发布会。

相关规定甚至没有规定网络媒体员工必须全职,所以从那天起,网络媒体“记者”如雨后春笋般涌现。

在新措施出台之前,许多传统媒体强烈反对政府开放网络媒体采访。报业协会主席甘焕腾先生指出,传统媒体有长期的表现作为参考。获得许可的电子媒体受到广播法规的更严格监管,每个人都必须遵守严格的新闻规则。然而,在开放网络媒体采访后,网络行为并没有受到监管。如何确保传统媒体和网络媒体在同一新闻层面上运作是一个大问题。

举一个实际的例子,广管局有一个守则,要求免费电视台不要播放脏话。然而,今天暴乱现场的暴徒在出口时总是使用脏话。一旦电视台直播,他们就会犯罪。

网络世界不受国王控制,一些网络主持人甚至用粗俗的评论来吸引人们。因此,这些暴徒的故事可以在网络媒体上以他们最初的品味现场直播。相比之下,传统媒体失去了时间和存在感。想象一下,哪一个能吸引公众的注意力,一个严谨的报道还是一个精彩的镜头?

此外,甘焕腾还提出了另一个问题,那就是网络媒体开通后,参加一些公众关注的采访的记者数量将会相当惊人。

最近几个月的事实证明,当两个人挂了招牌,他们就可以成为记者。这不是一个记者数量惊人的问题,而是所谓的记者是谁和什么质量的问题。

看过去三个月的黑衣人暴动,我们发现很多记者都不是真实的。例如:元朗锦绣花园区议会议员杜嘉伦穿着黄色背心在骚乱现场“采访”。香港独立党热血公民领袖黄洋达戴着“记者”头盔在骚乱现场来回走动。

郑伟成,一名前34个月大的囚犯,因制造爆炸物被判有罪并被释放出狱,他挂上了一张记者证,继续在现场拍摄警察的面孔。

康正,香港中学生独立组织“学生运动之源”的前成员,经常穿着记者背心在暴乱中拍照。还有许多穿着黄色背心的反对派议员责骂警察并帮助暴徒逃跑。

那一天的“一念之仁”导致了今天的媒体充斥着真假记者的劣势。

然而,长期缺乏媒体的监督和认证也是香港媒体“黄祸”的最大原因。

3

记者在社会中拥有最高的第四权力,监督政府,监督政府官员和商人,监督执法者和监督公众。但是没有人监视他们。

对于一群负责监视他人的人来说,世界上没有什么比这更荒谬的了。然而,这个问题在香港早已存在,没有人敢碰它。

不懂的市民经常问我:“你是怎么拿到记者执照的?”我说,“你不需要通过卡片测试就能成为一名记者。你的名片就是你的记者证。”

许多人震惊了。一群拥有如此巨大权力的人不需要被审查?难道这不比做保安和水管工更糟糕吗?

抱歉,这是事实。

除了媒体机构的名片,还有很多“记者”拿着记者证。这个证书是从哪里来的?只要你去一个名为“香港记者协会”的反对派组织,填写申请表并支付50美元,你就能获得该协会的会员卡。有了这个会员资格,你可以申请“国际记者证”。从那时起,你将是不可战胜的,你想骂谁就骂谁。

当然,新闻协会说他们的新闻有审批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