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疫 济宁在行动丨兖州:这个小区有位“怪老头” 为抗“疫”一线坚守社区大门

本报济宁2月16日电(记者刘、记者杜谦)济宁市兖州区酒仙桥街道岗子街道社区兴隆基地宿舍里,有一位老人,据说“怪”,但却受到人们的称赞。他就是黄,中铁十四局第三公司的退休工人。

有些人叫他黄主任,有些人叫他黄师傅,更多的人喜欢亲切地叫他老黄。老黄来自重庆。他今年62岁了。他于1978年参军,成为一名受人尊敬的铁路记者。1984年,他从部队调到中铁十四局第三公司,从事通信工作,定居兖州。

老黄的“怪”和“怪”退休后仍然坚持工作。作为一名特殊行业的专业人士,老黄在55岁时退休了。按理说,退休后,老黄应该能够享受生活和幸福。然而,他仍然忙着在社区的每一个家庭里跑来跑去。今天他去这所房子修理水电,明天他去那所房子修理暖气,跑上跑下。他忙完之后,似乎比退休前更忙。在防疫和控制期间,老黄甚至“愈演愈烈”。他早上在门口登记,下午挨家挨户上门。他总是很忙。有时他甚至不能照顾食物。他的女儿看上去很焦虑,劝他不要出去工作。老黄总是说,“我们这个社区有大量的房客和外来人口。其他人不熟悉情况。防疫和控制不能容忍任何粗心大意。我在这个时候不能照顾谁?”显然,女儿的“投降”总是以老黄这个老兵的失败而告终。

老黄的“怪”和“怪”并不能作为他努力工作的回报。兴隆基地宿舍里有很多破旧的自行车,不能长时间骑。随意摆放会影响居住区的美观,但又不能随便打扫,这让社区工作者头疼。在城市创建期间,老黄声称这是一个“热门”工作。他询问每一个家庭,说服每一个家庭,磨破皮肤,失去无数的笑脸。最后,三卡车破旧的自行车被清理出来。“奇怪”的老黄总是做这样“辛苦”的工作。在防疫期间,他还主动负责社区出入境人员的登记和重点人员的管理和控制。社区里有一个家庭。媳妇几年前从外地回来了。认真负责的老黄敲了敲家里的门。他尽最大努力说服这个家庭与世隔绝,同时承担起帮助?郝蛏钣闷返墓ぷ鳌@匣频娜粘贪才怕亩际枪ぷ鳎撬永疵挥邢牍约阂笫裁础5北晃始拔裁凑饷醋鍪保ψ潘?:“我是一个有40年党龄的老党员,所以共产党员应该先吃苦,后享乐。当国家需要我们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地站出来。”

老黄的“奇”与“怪”在于他善良而公正。为了做好防疫工作,防止外来人员进入居民区造成安全隐患,老黄需要说服车辆不要进入,同时也要说服居民减少不必要的外出。在日常工作中,老黄总是公正的。不管是谁,都要遵守防疫的有关规定,看证件,量体温,登记,工作一丝不苟。经常有居民与老黄“交朋友”,想不经允许就出去或带其他人进入社区。老黄总是严厉拒绝。有时少数居民会不满意。面对群众的怀疑和抱怨,老黄微笑着,平静地向群众说明了利弊。经过老黄的一番劝说,群众往往表示理解,积极配合。

“怪异”老黄总是说“怪异”的兖州方言,但它让人感觉很亲切。社区里每个人都称他为“老黄牛”。为了尽快控制疫情,迎接春天温暖的花朵来到下面的土地,无数的“老黄牛”在酒仙桥的每个角落默默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