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转基因研究为何不能依赖美国

21世纪是生物技术快速发展的时代,为农业、畜牧业、医药和食品制造业的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有效便捷的渠道。其中,转基因技术的发展趋势最为引人注目。然而,由于转基因生物及其产品的潜在风险,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已成为全球热点问题。

转基因,顾名思义,就是转化基因。它是通过科学手段从生物体中提取基因,将它们转移到另一个生物体中,并重组它们的基因以获得具有新遗传特征的生物体。

由于转基因技术克服了有性杂交的限制,基因转化的范围更广。转基因作物可以重组任何目标基因以获得新品种。例如,企鹅抗冻基因可以被提取并植入非耐寒植物中,以获得耐寒植物。

转基因技术还可以培育高产、抗病、优质、抗虫、抗寒、抗旱等优良特性的新品种,不仅可以减少作物对水和农药的依赖,摆脱季节和气候的影响,降低农业成本,还可以增加产量,提高作物产量,带来可观的经济效益。

然而,转基因技术是将任何生物或甚至人工合成的基因进行转化和重组,这不同于传统的育种。常规育种是对邻近或种内生物的基因进行重组,其传播范围有限,但遵循自然规律,常规育种的安全性得到很好的保证。

转基因技术已经跨越了传统育种的自然界限。转基因基因可以交换和重组不同品种的基因。人们仍然缺乏对转基因基因潜在威胁的充分评估。有迹象表明,一些转基因生物将对健康和环境产生不利影响。

草甘膦越来越广泛地用于转基因作物。然而,科学调查和研究表明,草甘膦会造成脱氧核糖核酸的损伤,引发神圣系统的疾病,甚至导致细胞癌变,从而引发癌症。

草甘膦也对环境和健康有害。乌拉尔甘草磷能减少作物必需微量元素的摄入。甘草磷的毒素能减少鸟类的数量。由于甘草磷的吸收,一些水生动物缩短了寿命,降低了繁殖率,增加了死亡率。

因此,应该禁止生产抗甘草磷的转基因作物。在使用转基因生物农药时,应确保转移的外源基因或基因产物不会对人体造成伤害。例如,转Bt基因玉米含有Bt杀虫蛋白,但其营养成分与传统玉米相同。因此,要评价这种玉米的安全性,我们应该关注Bt蛋白是否对人体有负面影响。

由于转基因技术的特殊性,一些病毒重组现象在转基因产品中尤其频繁。如脱氧核糖核酸病毒(DNA virus)和核糖核酸病毒(RNA virus),当其他病毒被感染时,入侵病毒的核酸可能被转基因植物表达的壳蛋白包裹,这可能扩大病毒的宿主范围,从而使病毒的防控更加困难。

转基因作物可能会导致新的病原体。引入转基因生物的外源基因可以与被转基因生物感染的一些细菌或病毒杂交,从而重组新的病原体。此外,高耐药性的有害生物很可能出现在转基因生物中,基因重组引起的新病毒将增加防控难度。

科学研究表明,转基因食品可能产生不可预测的生物突变,这可能直接产生毒素或含有潜在毒素的蛋白质,导致急性和慢性人类中毒或致癌、致畸和诱变效应。转基因作物表达的一些蛋白质可能会微妙地影响人体免疫系统,从而对人体健康造成隐性损害。

转基因食品可能会引起一系列过敏反应。自然界中有许多过敏原。在转基因过程中,如果控制过敏原形成的基因被引入到新的生物体中,那么

另一方面,随着转基因产品的广泛应用,转基因植物出现在自然环境中的机会必然会增加,因为它们具有一些野生植物所不具备的抗病性、抗虫性、耐寒性和耐旱性。转基因植物将不可避免地成为新的优势种群。那些没有抗虫和抗病能力的野生植物将被转基因植物取代。因此,转基因植物的引入可能会破坏生态系统的平衡。

因为科学家仍然无法预测不同品种基因重组的影响,以及它是否会对人类健康和环境产生负面影响,所以现在有必要解决这个疑问。最好的办法是通过合理的试验、科学研究和系统分析积累足够的数据来判断转基因产品的安全性。只有确认转基因产品对人类无害、安全,它们才能广泛应用于农业和医药的发展。

一方面,国家应加强转基因技术的规范化管理,确保转基因技术发展的有序健康发展,如转基因食品的监管和转基因食品的标识。

另一方面,我们应该加强对转基因技术和产品安全性的研究和评估。这种研究通常需要很长时间,花费很多钱,但是作为世界上人口最多的国家,这种投资是必要的。因为任何健康风险造成的损失都无法赔偿。

在这方面,中国不能依赖发达国家,尤其是美国,因为这些国家是转基因技术和产品的出口国。对于任何转基因技术和产品的推广,中国都应进行独立的研究和评估。只有通过对转基因产品安全性的深入分析和研究,才能更好地开发和利用转基因产品,真正造福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