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子夺嫡”之后,八阿哥还想当“无冕之王”?看雍正怎么破!

在“第九个儿子上任”后,第八个王子仍然想成为“无冕之王”?看看雍正是怎么破产的!下面有趣的历史编纂会给你一个详细的介绍,然后往下看~

“九个儿子走马上任”虽然胤第四王子的最后胜利引起了短暂的停顿,但是根深蒂固的巴彦党从未停止其夺权篡位的野心。后来,在与十四哥的一次深入交谈中,八哥甚至表达了他篡权夺权的指导思想:如果雍正想要保护,我们就杀了他。如果雍正想杀人,我们必须保护他们。如果雍正帝的话不能执行,而整个朝廷由我们来决定,那么他的皇帝是什么意思呢?

我不得不说,八哥真的很棒!当时,八月堂的势力仍然占据着雍正王朝的半壁江山,尹稚(si)到处都是追随者。他想实现皇帝的“无冕之王”的梦想,而不是空谈。

就在这个时候,诺敏“欺骗君主”和张陆婷欺骗的骇人听闻的案件发生在法庭上。这两起案件恰好为八爷党篡夺政权提供了一个好机会。为了防止一些朋友看不到《雍正王朝》,边肖再次对这两起案件做了简要总结:

诺敏的“欺君”案和张陆婷的法院诈骗案

刚刚进入大宝的雍正帝,为了显示他改革官制的决心,康熙皇帝葬礼后,他开始了大规模的“讨回国库欠款”。因为雍正以前“不分轻重缓急”地做事,所以他决定以身作则,全面开展工作。为此,雍正帝特意选择经济状况良好的山西省作为试点,并听取了龙科多的建议,任命山西省著名省长诺敏全权负责追回拖欠的国库款项。

不幸的是,正如康熙所说,雍正有一个致命的弱点。事情发生时,他太不耐烦了。经过十多年的债务积累,雍正只给他两年的期限。这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一向名声很好的诺敏也是一个“贪官”,但他贪恋“名”。为了在皇帝面前赢得诚实能干的名声,诺敏实际上对雍正说:不到两年,他可以在六个月内完成收缴欠款的任务。

这牛皮吹得有点太大了!许多人觉得它不可靠。不幸的是,雍正头脑发热,他认为诺敏嘴里塞满了地址不明的东西,并给了诺敏一块名为“世界第一总督”的匾。

没有出路了!“被迫造反”的山西官场不得不通过“欺诈”来对付检查:他们以政府的名义冒充官方银行,向私营部门借钱,表面上弥补了附庸银行的赤字,几乎侥幸逃脱。不幸的是,这个骗局被田文静和其他碰巧路过的人识破了。

太可怕了!山西官场上有200多名官员进进出出,欺骗政府和皇帝。皇帝的愤怒显而易见。然而,奇怪的是,近一半以上的政府和农村人民想要保护诺敏。他们的理由也很冠冕堂皇:诺敏一直都有一个清白的名字,而这个假名的发生是有原因的,他杀了诺敏,伤了他的圣名(毕竟“天下第一总督”的牌匾是雍正自己给的),所以让我们让他活着吧!

这些试图保护诺敏的官员大多是省长和与他们有关系的人。他们保护诺敏的理由非常“光明”,但他们的意图非常险恶:诺敏因为收回欠款而欺骗君主。如果他受到惩罚,其他省份的欠款必须按时收回,否则诺敏的例子就在那里。然而,如果救了诺敏的命,他所欠的国库欠款可以延期甚至免除。

但是雍正帝没有上当。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些官员的真实意图,并在法庭上直接戳穿了这些官员的真实意图,立即杀死了诺敏。

还有一个叫张陆婷的人和诺敏一起被杀。他犯下的罪行甚至更简单:作为会议的主考人,他应该要求法庭上的显要人物要求他们作弊。当然,这个案子背后有更复杂的背景,但它什么都没有

正如我们之前所说,法庭上一半以上的官员试图保护诺敏和张陆婷。他们身后的人是第八王子,他想成为“无冕之王”。另一半官员要求杀死诺敏和张陆婷。这部分人就是所谓的干净。但是,在这个时候,我们有理由相信雍正不应该意识到这一切都是第八王子的错,因为在他看来,这只是贪官和廉政的较量,而他是整个事件的裁判。

而且从雍正帝的角度来看:他很聪明。他一眼就看穿了那些官员保护诺敏和张陆婷的真正意图,他打败了那些贪官,以清廉的态度保住了自己的权力。

从八皇子的角度来看:因为雍正已经担任了裁判的职位,如果他想完全让自己的话算数,八皇子必须战胜清朝,让雍正只打仗,不统治。只有这样,八叶党才能毫不妥协。就在这时,机会来了。

关于清代政局的刘墨林探花之争新学者刘墨林在京城与名妓苏印青交往时,得罪了大臣龙科多的长子,被刁告上法庭。这时,由于诺敏案,雍正帝对龙科多感到恶感,故意加以压制。此外,刘墨林也没有卖淫,所以雍正帝说刘墨林不会被调查,将被允许继续参加考试(根据大清律:从事卖淫的学者和举人将被禁止参加第一次考试)。

这真是一滴水掉进了煎锅里!平时,“严于律己,宽于律己”的清教徒勃然大怒,说雍正的举动违反了圣人的礼仪,并表示集体抗议。八月堂敏锐地抓住了挑战雍正话语权的机会,煽风点火。有一阵子,政府和野外的风向发生了很大变化,雍正帝成了孤家寡人。

面对这种情况,雍正大帝终于意识到事情的复杂性,知道有人在幕后操纵。因此,为了确保他的权威和保护刘墨林的中国式,他需要分别堵住巴音当和刘清的嘴。他是怎么做到的?

首先,用你的长矛攻击你的盾牌,堵住贝当的嘴。

演出公告的第一天晚上,雍正帝特地来到试卷评阅处。这时,贝当和清廉的骨干聚集在一起,刚刚打破游戏。雍正帝一开始就说:他不明白诺敏和张陆婷犯了这么大的错误。我想杀了他,但没人想保护你。刘墨林只是在“看热闹”。我曾几次试图保护他,但你们集体反对。这是为什么?

我不得不说,雍正帝很好。几句简单的话,堵住了八爷的嘴。因为贝当党有罪,它不能说什么。呆在角落里的唯一原因是清教徒所谓的“刘墨林卖淫是对政府的侮辱”。然而,第八王子和其他人,他们的阴谋已经被发现,无论如何不会在这个时候跳出来。因此,第八兄弟把球踢给了“盟友”来澄清事实。

第二,突破真正性情的双重思维,清教徒们无话可说

面对八大雷声,清教徒们不得不接管。“刘墨林的求爱是对官员的羞辱”和“法律应该第一次停止考试”仍然是一句老话。对于这种情况,老十三出手,他让太监秦顺子事先已经准备好唱一首男欢女相思的民歌;当刘青说“农村民歌很难进入雅阁”时,第十三王子以经典儒家伦理《诗经》作为回应,第一篇《关鸠》也唱出了男女之爱,让刘青无言以对。据说刘墨林和苏新青之间的恋情只是人才和美女的通病,刘墨林没有采取任何卖淫的行动。雍正帝的建议是提倡圣人的礼仪,打击别有用心的人。

老f,这是有充分理由的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来源于互联网,版权属于原作者。如果您的原始版权受到任何侵犯,请通知我们,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