彭昱畅“头部演技”传神,《小小的愿望》三份愿望搞笑中感动人心

  原标题:彭昱畅“头部演技”传神,《小小的愿望》三份愿望搞笑中感动人心

  2019中秋档已过,在国庆档来临之前,大荧屏基本只是两部影片的比武之地。

  超级IP改编之作《诛仙》与翻拍自韩国电影的《小小的愿望》。

  一个有人气,一个有话题,各有各的看点。

  

  其中剧情,《诛仙》是观众的幻想粮食,而《小小的愿望》则偏向“接地气”。这部电影用喜剧的风格化解悲伤故事,以不断变化的“愿望”,来呈现友情、亲情与人间喜乐,让观众笑中带泪。

  故事以彭昱畅饰演的少年高远为核心展开,因为高中时期患上肌萎缩侧索硬化(即渐冻人症),已经卧床治疗多年。疾病让他全身肌肉萎缩,只有头部可以自行控制,成为瘫痪状态,而他的病情仍旧在加重。

  

  面对即将离开人世的高远,高远的父母以及两位好兄弟张正阳、徐浩都希望能在他临终前完成他的愿望,电影名中的“愿望”也由此而来。以“圆梦”为主题展开,但全片呈现的却是三份不同的愿望,层层递进,最后才让观众揭开真正的愿望。

  

  与这三种愿望呼应的,是高远的内心变化,也是演员彭昱畅的演技。片中只能用头部演戏的彭昱畅,利用表情变化诠释出高远这个角色面对三份愿望时的不同状态,也通过角色状态带动影片氛围的变化,十分精彩。

  高远即将离开人世,这一事实周围的人都知道,却无法直接向这个一直努力康复的少年说出事实,他们为少年“圆梦”的行动便只能集中在自己单方面猜测的愿望。于是,在众人猜测少年愿望的过程中,便出现了一些小“误会”。

  

  高远的父亲觉得,儿子应该希望在父亲的支持下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一如励志纪录片中在父亲支持下成为世界冠军的残疾少年。于是,他努力锻炼身体,希望带着儿子一起成为长跑冠军,让儿子“圆梦”。

  两个中二的好兄弟张正阳、徐浩,则回想起三人曾经的共同愿望“一起冲入大海”,在少年们脑海中浮现的,是美丽又惬意的画面,充满了青春的阳光与叛逆。于是,他们将高远从病房“偷”出,向梦想的海滩出发。

  

  单方面“圆梦”的过程掺杂各种搞笑元素,开启了影片的搞笑基调,也展现了朋友、亲人对高远的重视。而只能用头部演戏的彭昱畅,又恰到好处地用一种表情呈现高远面对大家忙活时的心态,生无可恋。

  

  作为渐冻人的他,既没有如父亲想象中那般渴望成为冠军证明自己,也没有如小伙们认定的对大海充满期待,这些“圆梦”活动已经不在他的“享受”范围内。相反,大家的努力准备的圆梦之旅,反而让他有些“吃不消”。

  

  于是,高远全程都带着生无可恋的小眼神,或是偶像露出一种看“傻逼”朋友的无奈,与众人的积极形成鲜明对比。这样的小表情演绎,十分具有反差喜感,让观众忍俊不禁同时也展现出高远心中的绝望,他对生活已经提不起热情。

  长跑、大海是周围人主观臆断的愿望,当高远发现大家的目的时,他才表达出自己“真实”的愿望:(破处)谈恋爱。这个愿望,也是影片的主要“卖点”,小伙伴们为了高远的愿望四处寻找愿意与他谈恋爱的女生,碰撞出各种啼笑皆非的故事。

  

  甚至在两位小伙伴的感染下,高远的父亲、老师也加入到这个新圆梦大军中去。

  在这一阶段,四入碰壁的张正阳、徐浩进一步发挥搞笑人设,而高远的搞笑实力也同样在彭昱畅的表情变化中呈现出来。在这一阶段,他一改最初的“生无可恋”与“面瘫”,表情变得生动灵活,甚至还有了一点怀春少年的“猥琐感”,满脸都写着“我想”。

  

  此时,徐浩的一句台词最为写实:

  “你明明就很期待的样子啊!”。

  从一个对生活毫无波动的面瘫少年,到仅凭面部表情变化便诠释出人物丰富的内心戏,彭昱畅的十分生动,也让第二阶段的圆梦之旅有了活力。影片的氛围也从冷幽默变为真逗趣,影片所表达的内容,也慢慢开始有了层次变化。

  《小小的愿望》通过大家猜测的愿望、高远说出的愿望最终延伸出高远真正的愿望,而影片真正想表达的内核也是高远真正的愿望,他希望最后的日子每个人都开心的面对,也希望自己的辛苦不被大家发现。

  

  其实,高远早已洞悉了自己身体情况,周围人帮他圆梦的努力,他也一直看在眼里。相比较自己的人生遗憾,此时的他更希望周围重视、爱护他的亲朋能够分散面对悲剧结局的注意力,也希望他们在自己去世后继续乐观的生活,于是他想到一个让小伙伴们头疼又充满戏剧性的“愿望”。

  

  在帮高远“圆梦”过程中,众人慢慢抛开离别的伤感,走向为他圆梦的“烦恼”之中,也同样因他成功圆梦而幸福激动。他们为朋友努力,而朋友也在为他们不再悲伤而努力,愿望由身体需求到精神需求转化,升华了影片内核。

  而这个阶段的彭昱畅表情再次变化,从期待谈恋爱的怀春少年向“大人”转变,变得沉稳而冷静。与发廊小姐姐坦诚自己的内心,是坚强善良的小男子汉,得瑟地向朋友“炫耀”,像个大人一样满足,让朋友放下悲伤。

  

  这个时期的高远也是真正在开心,开心他的愿望达成,开心朋友们的开心。三份愿望与彭昱畅的表情演技递进,能让懂得“愿望”的观众轻松入戏,也成就《小小的愿望》的独有精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来源:七话影视

  原标题:彭昱畅“头部演技”传神,《小小的愿望》三份愿望搞笑中感动人心

  2019中秋档已过,在国庆档来临之前,大荧屏基本只是两部影片的比武之地。

  超级IP改编之作《诛仙》与翻拍自韩国电影的《小小的愿望》。

  一个有人气,一个有话题,各有各的看点。

  

  其中剧情,《诛仙》是观众的幻想粮食,而《小小的愿望》则偏向“接地气”。这部电影用喜剧的风格化解悲伤故事,以不断变化的“愿望”,来呈现友情、亲情与人间喜乐,让观众笑中带泪。

  故事以彭昱畅饰演的少年高远为核心展开,因为高中时期患上肌萎缩侧索硬化(即渐冻人症),已经卧床治疗多年。疾病让他全身肌肉萎缩,只有头部可以自行控制,成为瘫痪状态,而他的病情仍旧在加重。

  

  面对即将离开人世的高远,高远的父母以及两位好兄弟张正阳、徐浩都希望能在他临终前完成他的愿望,电影名中的“愿望”也由此而来。以“圆梦”为主题展开,但全片呈现的却是三份不同的愿望,层层递进,最后才让观众揭开真正的愿望。

  

  与这三种愿望呼应的,是高远的内心变化,也是演员彭昱畅的演技。片中只能用头部演戏的彭昱畅,利用表情变化诠释出高远这个角色面对三份愿望时的不同状态,也通过角色状态带动影片氛围的变化,十分精彩。

  高远即将离开人世,这一事实周围的人都知道,却无法直接向这个一直努力康复的少年说出事实,他们为少年“圆梦”的行动便只能集中在自己单方面猜测的愿望。于是,在众人猜测少年愿望的过程中,便出现了一些小“误会”。

  

  高远的父亲觉得,儿子应该希望在父亲的支持下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一如励志纪录片中在父亲支持下成为世界冠军的残疾少年。于是,他努力锻炼身体,希望带着儿子一起成为长跑冠军,让儿子“圆梦”。

  两个中二的好兄弟张正阳、徐浩,则回想起三人曾经的共同愿望“一起冲入大海”,在少年们脑海中浮现的,是美丽又惬意的画面,充满了青春的阳光与叛逆。于是,他们将高远从病房“偷”出,向梦想的海滩出发。

  

  单方面“圆梦”的过程掺杂各种搞笑元素,开启了影片的搞笑基调,也展现了朋友、亲人对高远的重视。而只能用头部演戏的彭昱畅,又恰到好处地用一种表情呈现高远面对大家忙活时的心态,生无可恋。

  

  作为渐冻人的他,既没有如父亲想象中那般渴望成为冠军证明自己,也没有如小伙们认定的对大海充满期待,这些“圆梦”活动已经不在他的“享受”范围内。相反,大家的努力准备的圆梦之旅,反而让他有些“吃不消”。

  

  于是,高远全程都带着生无可恋的小眼神,或是偶像露出一种看“傻逼”朋友的无奈,与众人的积极形成鲜明对比。这样的小表情演绎,十分具有反差喜感,让观众忍俊不禁同时也展现出高远心中的绝望,他对生活已经提不起热情。

  长跑、大海是周围人主观臆断的愿望,当高远发现大家的目的时,他才表达出自己“真实”的愿望:(破处)谈恋爱。这个愿望,也是影片的主要“卖点”,小伙伴们为了高远的愿望四处寻找愿意与他谈恋爱的女生,碰撞出各种啼笑皆非的故事。

  

  甚至在两位小伙伴的感染下,高远的父亲、老师也加入到这个新圆梦大军中去。

  在这一阶段,四入碰壁的张正阳、徐浩进一步发挥搞笑人设,而高远的搞笑实力也同样在彭昱畅的表情变化中呈现出来。在这一阶段,他一改最初的“生无可恋”与“面瘫”,表情变得生动灵活,甚至还有了一点怀春少年的“猥琐感”,满脸都写着“我想”。

  

  此时,徐浩的一句台词最为写实:

  “你明明就很期待的样子啊!”。

  从一个对生活毫无波动的面瘫少年,到仅凭面部表情变化便诠释出人物丰富的内心戏,彭昱畅的十分生动,也让第二阶段的圆梦之旅有了活力。影片的氛围也从冷幽默变为真逗趣,影片所表达的内容,也慢慢开始有了层次变化。

  《小小的愿望》通过大家猜测的愿望、高远说出的愿望最终延伸出高远真正的愿望,而影片真正想表达的内核也是高远真正的愿望,他希望最后的日子每个人都开心的面对,也希望自己的辛苦不被大家发现。

  

  其实,高远早已洞悉了自己身体情况,周围人帮他圆梦的努力,他也一直看在眼里。相比较自己的人生遗憾,此时的他更希望周围重视、爱护他的亲朋能够分散面对悲剧结局的注意力,也希望他们在自己去世后继续乐观的生活,于是他想到一个让小伙伴们头疼又充满戏剧性的“愿望”。

  

  在帮高远“圆梦”过程中,众人慢慢抛开离别的伤感,走向为他圆梦的“烦恼”之中,也同样因他成功圆梦而幸福激动。他们为朋友努力,而朋友也在为他们不再悲伤而努力,愿望由身体需求到精神需求转化,升华了影片内核。

  而这个阶段的彭昱畅表情再次变化,从期待谈恋爱的怀春少年向“大人”转变,变得沉稳而冷静。与发廊小姐姐坦诚自己的内心,是坚强善良的小男子汉,得瑟地向朋友“炫耀”,像个大人一样满足,让朋友放下悲伤。

  

  这个时期的高远也是真正在开心,开心他的愿望达成,开心朋友们的开心。三份愿望与彭昱畅的表情演技递进,能让懂得“愿望”的观众轻松入戏,也成就《小小的愿望》的独有精彩。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责任编辑: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愿望

  彭昱畅

  徐浩

  张正阳

  少年

  阅读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