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世界》大结局解读:关山月和豫让,是旧世界里的一点微光

解读《新世界》大结局:和余让是旧世界的一线曙光

70真人秀《新世界》即将有一个大结局。经过22天的奋斗和黎明前的洗礼,整个北平市将迎来一个充满希望和阳光的新世界。

孙,张,殷放三兄弟,各奔前程。徐天(尹芳)和田丹(万)将坚定不移地携手走进新世界。金海(孙)也认识到了自己在风雨中的人生原则,并且越走越清晰。只有张饰演的在经历了“愚笨”、“愚笨”和“恶劣”的蜕变后,以个人的方式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在整部《新世界》剧中,分析了许多人物和角色,如可爱的小耳朵(由扮演)和坦率的许承诺(由扮演)。然而,最好的表演应该是张陆毅扮演的林铁。(当然,很多人喜欢金海由孙扮演,但客观地说,金海的角色并没有给孙太多的表演空间。)

张表现出的怯懦和虚张声势,在矛盾中挣扎,在每一个细节上都装出英雄的样子,使人完全无法相信《新世界》中的就是《红色》中的。难怪有些网友说《新世界》的林铁比《红色》的徐天更烦人。

《新世界》即将结束。剧中各种各样的角色都已登台,并一个接一个地完成了他们的表演。虽然有些人只是感到震惊,但他们仍然在剧中履行自己的职责和使命。例如,周东宇扮演的贾晓铎,王劲松扮演的田怀忠。然而,两个角色的出现让许多观众困惑,甚至扭曲了导演对两个角色的真实意图。

这两个字,一个是关的老先生,另一个是沈世昌比较的“余让”的根。

让我们先来看看关老人。有几个关键镜头:“第一个镜头是关宝慧和林铁愤怒地回家。林铁前来求饶。关山月说他玩得很开心,和林铁的对话充满了笑话,他不知道今晚是哪一年。

第二个关键镜头:林铁晋升为特工队队长,来到关宝慧表达他的感激之情。冬天,穿着夏装的老人关山月在门廊里摇着蒲扇逗椋鸟开心。关宝慧说他太热了,不能回去穿上冬衣。

第三个关键镜头:知道自己和徐家已经断交,便催公公回家,问关要不要把胳膊肘往外拐。关山月大师的回答很有趣。他说,“如果你想转弯,你就会变成一个转弯。”

然后,当他听说徐天的头被打开了,他看到林铁坐在家里,他很担心。

最后,在听到说要离开许家的时候,说了一句很彻底的话:许是不是答应了?他不允许我去任何地方。

许承诺的悲惨结局当然是令人愤怒和难过的,但如果你认为是在装糊涂,认为故意把消息泄露给,甚至认为他为掩盖了明知许承诺的真实死亡,这实际上是对这个角色的误读。为什么

徐冰在《新世界》中设置了一个关山月角色?这个角色到底是什么意思?事实上,这很简单。

首先,编剧把关山月设定为一个患有老年痴呆症的老人。只有这样,他才能真正坚持他的旧世界。无论城市首脑如何改变国王的旗帜,关山月将永远保持他的土地分成每亩三份。他的记忆有时模糊而清晰,他的认知既似是而非又惯用。第二,关山月是一个真正生活在旧世界的人。无论外面的世界多么震天动地,无论外面的世界多么颤抖,他都会站直,唱着自己的歌,以自己的步伐行走。在的心里,许的承诺永远是自己家人的涂层。他是许无极的主人,许无极是他的家人。无论外界如何变化,关山月的理解都不会改变。

所以,关山月实际上是旧世界和腐朽世界中的一点微光。尽管他含糊不清,健忘,他还是尽力告诉:许的诺言已经没有了,不是个东西。

我们不能用正常人的眼睛和思想来判断一个生病的老人。然而,正是这位老人做了错事,说了错话。他正尽最大努力在这个冰冻的世界中打开一丝曙光。

就像当大瑛子被绑在他的小耳朵上时,关山月在面对众多对手时表现出可笑的勇气和不屈不挠的愚蠢。但是谁能真正嘲笑一个50岁以上身患重病的老人的愚蠢和勇气呢?

许与是旧社会的恩情,是生死与共的传递,是报恩的恩情。

与他们相似,还有一个人被描述为“余让”的长根。

在金海和沈世昌的对手戏中,有一个关键人物在扭转两人的命运中扮演了重要角色。这个人物就是沈世昌的心腹三三三五四的根源。

沈世昌非常信任常艮,因为他救了常艮的命,也因为他确信常艮是那种知道如何报答他的恩情而不为自己的死后悔的人。

因此,沈世昌认为常艮是他的“余让”。

至于俞让,我们知道他是晋国正卿姚志波的家臣。为了给主公姚志波报仇,余让给自己涂上了油漆,吞了木炭让他闭嘴,然后偷偷伏在桥下刺杀赵襄子。

简而言之,余让这个名字象征着忠诚和牺牲。把长根比作余让,实际上是把长根比作旧社会的一点光亮。

长根欠了沈世昌一条命,所以他不得不违心地为沈世昌工作。但同时,他也有自己的良心和独立的思想。在关键时刻,他让金海与道美兰相遇,给了田丹一个生存的机会,也让徐天成功救出了田丹。

因此,长根和余让一样,在旧世界里坚守着他的“忠诚”和“信用”,甚至把自己置于人生道路的尽头。

关山月和长野应该是旧世界的最后一丝曙光。他们在遗忘中挣扎,试图放手。它们最终会在新世界到来之前消失。它们也将是旧世界的最后一丝曙光。虽然很穷,但他们还是有点可敬可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