农村新报报道:合股养虾分户种稻潜江市虾稻共作的“统分智慧”

20日凌晨5点,“长期”农民潘志金和戴万梅大声喊着“合伙养虾”,10名农民来到三角尖田捕虾。经过一个半小时的工作,超过50公斤的小龙虾被捕获。卖虾的张老四很早就等着购买,一共卖了2000元。当时,他被分配到200元。

70岁的刘保才说今天的虾收成不是很大,现在是星期一,价格也不高。然而,自4月初以来,每天都要收200到300元。

这10名农民是黔江市姬口镇古城村的7组村民。十年前,他们自发地开发出一种虾和大米的生态养殖模式,这种模式被称为“合股养殖和分家养殖”。该模型已在当地推广和开发。

田间饲养小龙虾在黔江已有15年的历史,而“虾米养殖”的生态养殖模式在2005年左右逐渐出现。虾富含大米风味,过去两季饲养小龙虾每亩可增加1000-2000元。

潜江市水利局工业司司长周淼说,“养虾和水稻”一般需要几十万英亩的工作。稻田周围挖了一圈2-3米宽的环形沟。排水降低了水位,让虾自动回到沟里,在田里移植秧苗。当幼苗茁壮成长,水位上升时,虾将与水稻共存。

120亩三角堤田特别适合虾米种植,但分散在10个农民中,最多20亩,最少5、6亩。田地大小不同,山脊交错排列。很难实行“虾稻共养”。

“合资养虾和个体种植水稻”模式的领导者刘宝财说:“田地彼此靠近,山脊彼此相连。不可能满足排水和灌溉的要求。一旦我们的房子排水,我们就会进入他的房子,除非土地是统一的。

于是刘保才在堤岸上找到了另外九个村民来讨论土地的“统一”,每个人都很合得来。他们将120亩土地改造成一片,沿内周挖虾沟,10户家庭统一养殖小龙虾。不管有多少土地,或者有多少土地,他们都“分享相同的份额”:平均投资、平均股息和分担相同的风险。

生产经营的管理是每年两个“轮换”农民的责任。轮换农民被称为“永昌”下虾、排水、耕田、插秧、施肥等。州长会组织大家一起生产。刘保财说,两位“河堤领导人”每人每年从小龙虾那里获得500元的硬收费。

这种统一管理取得了良好的效果。刘保才说,去年三角堤小龙虾净收入为13.8万元,每户收入1.38万元。由于小龙虾养殖,大米产量也“升值”。

"小龙虾养殖不能滥用杀虫剂和化肥。生产的大米比普通大米每斤贵4-5美分,产量不低,每亩土地1300多斤。农民戴万青说,去年他家的大米净收入超过2万元,外加小龙虾奖金,收入4万元。

“这些钱在农村生活得很好。作为一个60多岁的老人,我不仅不想让孩子赡养老人,还可以补贴孩子。”戴万青说,笑得合不拢嘴。

谷城村村委会副主任张一泉说:“股份制养虾和家庭式水稻种植”体现了农民的智慧。古城村的12个村组也纷纷效仿,并在济口镇推广开来。”有必要统一,也有理由分裂。真正做到了统一分工和灵活管理的结合。”钱江市水利局局长吴舟说道。(通讯员于坚)

小地方烹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