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一养殖场直排粪污被罚10万,还得赔81万

日前,重庆市潼南区双江发生环境污染责任纠纷。一家养猪场因在下游鱼塘非法排放污染物和毒害泥鳅,被判赔偿81万元以上。

下游:鱼塘里漂浮着许多泥鳅。

这真是一场灾难。池塘里的泥巴成批漂浮起来。不管采取什么技术补救措施,它们都是无用的。最近,张军(不是他的真名)终于平静下来,他得到了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的判决。

张军是一家水产养殖股份合作社的法定代表人。他在潼南双江投资500万元,修建了137亩鱼塘,从事育苗、商业泥鳅养殖和台湾泥鳅销售。

2016年4月下旬,他发现养殖池塘中的泥鳅物种相继死亡。有些批次的幼苗去池塘后全部死亡,经过技术处理后没有发现任何改善。

5月初,技术人员换水后,幼苗、商品泥鳅和种子泥鳅仍大量死亡。

上游:猪场污水排放受到行政处罚。

同年6月7日,潼南区渔政站进行现场检查,发现合作社有约1亿株死苗、1000万个小泥鳅(约1英寸小泥鳅)、2000公斤成年泥鳅和2000公斤养殖泥鳅。监测报告显示,当地信阳河取水点的合作社水质为PH 7.29,化学需氧量52.5,氨氮含量4.96,总磷0.758。合作社新抽水池采样点水质酸碱度为7.21,化学需氧量为72.4,氨氮含量为3.74,总磷为0.619。

6月23日,西南大学司法鉴定所受潼南区渔政站委托,出具西大司鉴(2016)建字第31号司法鉴定意见,认定合作社泥鳅大量死亡的原因是上游猪场污水排放造成河水严重污染。合作社损失评估174万元以上(包括客户预付款补偿73万元以上,泥鳅死亡直接损失101万元以上)。

还发现张钧鱼塘取水点上游约1000米处有一个养猪场,两者之间没有欣彦河支流,可以排除其他受污染的对象。

第二天,潼南区环保局以养猪场擅自关闭污染防治设施为由,决定对养猪场处以通环处罚字[2016]第22号行政处罚,并处以10万元罚款。

为此,张军向渝北区人民法院起诉养猪场,要求法院责令养猪场赔偿损失174万元以上。

法院:关于养猪场赔钱的判决

一审中,被告养猪场辩称,没有证据直接证明涉案泥鳅张军死亡与养猪场排污之间的因果关系。

初审法院认为,所有单位和个人都有责任和义务保护环境,污染环境和造成损害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本案争议的焦点是原告的损失是否与被告的排污行为有关,以及如何确定原告的具体损失。

关于相关性问题,医院认为,2016年5月9日《[市通环法字[2016]第22号行政处罚决定》显示,养猪场随意排放养殖过程中产生的粪便和水,污染环境。可以肯定的是,养猪场进行了非法排污,导致河水污染,而张军的鱼塘使用河水。河水污染导致鱼塘污染,最终导致鱼类死亡。因此,张军的损失与养猪场污染间接相关。

至于损失的确定?医院认为,根据潼南渔政站现场检查记录和西南大学司法鉴定所的鉴定意见,泥鳅死亡直接损失超过101万元。因为损失已经计算了loac的总损失

“农村环境的现状值得注意:一方面,工业和城市污染正在转移到农业和农村地区;另一方面,农业本身的污染也相当惊人:化肥、农药和其他投入物的过度使用,畜禽粪便、农作物秸秆和农田残膜等农业废弃物的不合理处置,以及前“农村净土”正遭受各种污染侵害。重庆索东律师事务所律师杜德君在对案件的分析中表示。

根据中国《侵权责任法》规定,如果损害是由环境污染造成的,污染者应承担侵权责任。因环境污染发生纠纷的,污染者应当对法律规定的不承担责任或者减轻责任的情形承担举证责任,其行为与损害之间没有因果关系。如果损害是由于第三方的过错造成的环境污染造成的,被侵权方可以向污染者或第三方要求赔偿。污染者有权在赔偿后向第三方索赔。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