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猪周期”变脸山东农户“去库存”自保(2)

敏感的大家庭首先“上市”。

在金卫兰的饲养公司,猪圈没有完全建成。“如果一头猪损失300元,如果今年放出3000头猪,损失将达到90万元左右。”金卫兰在《中国证券报》上向记者计算了这样一个“损失账户”。在权衡了猪粮比趋势可能带来的利益和风险后,金卫兰的农场没有得到充分利用,相当多的猪圈闲置。

这在山东不是孤立的现象。在访问期间,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由于2013年底猪粮比刚刚降低,一些敏感的大农户已经开始“去库存”并控制饲养的生猪数量,从而大幅减少了生猪出栏数量。“一些大家庭过去一年卖出2万多件商品,但现在只有1万多件。过去市场上有数千头的农民数量现在可能只有400或500头。”一位熟悉菏泽和济宁农业状况的当地人士告诉记者。

根据山东省的相关信息,农民对2014年的市场信心不足。预计下半年生猪价格将反弹,但与前几年相比,复苏期将有所推迟,到9月将明显好转。主要原因是养猪业的潜在生产能力相对较大。目前,全省共有母猪583万头,占猪群的11.7%。此外,春天是母猪繁殖的黄金季节,市场上的生猪数量在未来一段时间内还会继续增加。

在猪粮比持续较低的情况下,一些敏感的大户判断猪价可能会大幅下跌,并开始以各种方式进行补救。与此同时,许多中小农民也纷纷效仿。上述知情人士表示,大农户已经采取了一些措施,尽可能避免生猪价格波动带来的风险,如为部分生猪投保生猪价格指数保险等。但是,中小农户将根据大农户的实际效果和自身能力尝试各种方法。他们顺应潮流并不罕见。

金卫兰每周都会密切关注网上信息,如猪粮比和猪价波动,他也认为今年的情况很特殊,应该卖个好价钱的月份并不理想。从目前的趋势来看,损失恐怕是不可避免的,只有通过保险和加强产业链上下游之间的合作,她才有信心挽回一些损失。

生猪价格已见稳定底部。

金卫兰的公司在抵御风险方面仍有底牌。以她公司的名义,她拥有数百英亩土地,可以用来种植绿色玉米,然后通过她自己的小加工厂进一步加工,直接用作猪饲料。这种“一站式”的自产自用能明显节约养猪成本,每公斤成本可控制在5.8元左右。

这只是该省更有实力的生猪企业的做法。《中国证券报》记者了解到,并非山东省所有的大农户都具备像卫兰这样的条件。对于其他不具备自产饲料条件且缺乏下游转移渠道的企业,中型企业(市场产量为2,000至3,000头猪)的生猪成本约为每斤6元至6.1元,小型企业(市场产量约为1,000头或以下)的生猪成本约为每斤6.2元至6.3元。猪粮对其盈利能力的负面影响比经济低迷时期更为明显。

在农民与产业链中其他企业的关系中,“强组合”和“弱与强”都能实现发展空间。随着生猪养殖业和生猪屠宰加工业继续向规模化经营迈进,产业链上下游环节的整合将更加成熟和紧凑。养猪户正逐步从传统的家庭养殖模式转向大规模标准化养殖,发展养殖合作组织,这将为避免“猪周期”波动风险提供一个理想的选择。

据报道,自4月份以来,随着采购和储存工作的实施,全国许多地方的生猪价格已经稳定下来。山东是

东方证券预测,猪的价格将主要在下半年上涨,但幅度和趋势仍不确定。五月和六月的猪的价格和能够繁殖的母猪数量是判断未来趋势的关键阶段。如果5月和6月生猪价格在每公斤11-12元之间波动,母猪数量将继续下降,下半年生猪价格上涨的确定性和幅度将会增加,预计养殖公司的表现将会逆转。如果生猪价格大幅上涨(全国平均价格超过每公斤13元),那么“温水煮青蛙”市场很可能在后期出现。

银河证券认为,从能够繁殖的母猪数量来看,今年的繁殖热情和目前农民资金链的周转率远低于去年同期。由于母猪可以在没有能力和每年季节性屠宰因素的情况下播种,新一轮的“猪周期”可能在2014年年中开始,目前处于猪周期的底部。兴业证券(Societe Generale Securities)研究报告认为,“猪周期”的最大机遇是周期波动从未停止。对底部反转的不良预期带来了巨大的投资机会,这可能会在最近几个月出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