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创业者的2015:烧钱的情怀与生计间的倒影年华

大新,坐在车库咖啡的一角,绝对是中关村创业大道上的一个高级小区。从2012年夏天到现在,他在这里露营并开始了自己的生意。在目睹他脚下的街道一步步从书城变成商业街的同时,他也在这个过程中调整了自己的商业方向。

根据大新的记忆,早在街上满是书的时候,车库咖啡里的一半桌子就被放在了常设单位的招牌上。当时,互联网创业热潮还没有正式开始,车库里的气氛比现在平静多了。这更像是办公室的意思。每个团队的启动状态都很繁忙。

“后来就不同了,尤其是在首相来了之后。一定没有座位,所有的车站都很紧张。有一天,几乎有10组游客,他们都只能不情愿地进来走走,然后很快出去。”大新的结论是,自从“双创”和“互联网”的概念引入以来,咖啡馆对企业家的作用已经从办公室转移到了交流场所。毕竟,在嘈杂的地方很难很好地工作。烧钱的感觉和企业家街的变化是一样的。大新的创业之路也在不断变化。2014年冬天,当他第一次见到大新的时候,他还在用他以前在江苏昆山富士康工作的积蓄和他在Xi安夜市的摊位全职制作社交产品。

"有感情,但是离钱太远了."大新承认,创业的生活比工作和摆摊要困难得多:没有利润,就没有收入,当然,靠储蓄生活的生活必须得到挽救。但即便如此,到2014年底,这个社会项目在成功之前已经花光了大新所有的积蓄加上4万元的学生股。

无奈之下,项目停止,大新和他的3-4名兼职团队解散。不幸的是,从这个社会项目的开始到结束,它已经一年没有生产出成品了。

先做些赚钱的事情。

大新说他是一个愿意在创业团队中发挥领导作用的人。他在所有初创项目中全职工作,然后和一些兼职人员一起工作。的确,2016年初见到大新时,他仍然独自坐在车库的咖啡里,面对着电脑和手机,静静地独自忙碌着。

"先做些挣钱养活自己的事情,然后在你富有的时候继续社交。"与2014年相比,当大新回忆起他的2015年时,他更加强调赚钱。

“我开始职业生涯后就不能去上班了。如果你没有自由,那么你就想用自己的能力赚钱。”大新回忆起他从第一个创业项目中赚到的数千美元,“他完全凭自己的判断和能力来满足市场需求。这种感觉真好!”

在以赚钱为目标的一年里,大新成立了另一个团队,并开始在微信上为招聘简历提供团购服务。与以往花很长时间从感情中看到金钱的社交项目不同,这个简历项目要简单和粗糙得多:利用大黄和团队的网络资源,整理出一些条件和要求相同的招聘需求,然后从各种招聘平台下载合适的人才资料,打包,分发给普通需求者,从而赚取重复销售和数据下载的区别。

回首过去的一年,我真的总能看到大新在他的朋友圈里兜售的各种人才信息,在我朋友圈里的微型企业集团中,我已经成为最不平凡的一个。

从实际情况来看,大新短暂、平稳、快捷的赚钱之路确实给他带来了他的感情无法带来的好处。"一个由四个人组成的团队一天工作两小时,一个月挣元。"与此同时,赚钱的大新首先想到的是返还一些“不舒服”的钱。

“有些人可以向我要钱,比如一个给了我4万元的同学。当我在家乡当公务员时,我知道我一生中没有机会出来。我非常羡慕我。给了我钱后,我不想回去。我只想给他两股。然而,他们中的一些人做不到。我希望我能借你一点钱,将来还你十点。我一有钱就偿还这笔债务,以免将来惹麻烦。”

我想做很多

2016年初,我的感觉还没有消失(大新说他的社交项目哈

当你有钱时,继续生产社交产品是大新不变的情结。此外,大新将期待南昌、长沙、乌鲁木齐、大连、山东等二线和三线城市在创业浪潮中生存。

根据大新的理解,在这些城市建立许多创业咖啡或孵化器仅仅是中关村硬件上的复制,然后他们可以通过达到每年举办几次路演等硬性目标来获得当地政府的补贴。

大新认为,创业氛围永远不能单靠硬件的支持,文化等软件的建设也不能靠简单的复制来实现。为此,大新和他在另一个团队的朋友开始调查一些二三线城市,计划从他们的实际情况出发,包装需求,满足北京相应的资源和服务。

交谈中,大新在笔记本电脑上打开了排列整齐的项目融资计划,告诉作者:“就像这些东西一样,这里没有什么可看的。外面的人看起来很有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