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田系落幕:魏则西事件后后,民营医疗变好了吗?

最高人民法院近日修订的司法解释引起了医学界的关注。

12月19日,最高人民法院公布了《非法行医罪司法解释》的最新修订,删除了“未获得《医疗机构执业许可证》开办医疗机构的个人”为非法行医的原有规定。

换句话说,如果一名医生在注册医疗机构以外的其他地方行医,或者一名执业医生在辞职、辞职或退休后在任何地方行医,即使他没有获得《医疗机构许可证》,也不能再追究他非法行医的刑事责任。

医生是公立和私立医院医疗机构的核心竞争力之一。在监管部门逐步推动医生更加合法执业的背景下,这部最高法律将更新对非法行医罪的司法解释,进一步放宽对医生的限制。

好消息不仅对医生来说,而且从病人的角度来看,医生的工作方法和医疗服务也有所增加。对于整个医疗系统,尤其是民营医疗系统,意味着更大的商机和运营空间。

虽然莆田部门近年来引发的公共事件影响了外界对私人医疗系统的看法,但事实上,在资本掠夺者和互联网力量的参与下,非公共医疗系统的面貌正在被重塑。

监管层面不断发布的好消息、医疗行业巨大的投资前景以及互联网带来的新技术都为非公立医疗系统注入了更多的可能性。

虽然公共卫生保健体系变化缓慢,但非公共卫生保健体系的发展也会影响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在现实生活中解决困难和医疗费用高的问题。

民营医疗不等于莆田部门

社会资本经营医疗并不新鲜,但在过去的两年里,非公有制医疗行业呈现出更加迅猛的发展势头。

据业内人士透露,随着近两年非公医疗力量的快速发展,莆田医院不再是民营医院的主流力量。主要原因之一是监管当局不断发布好消息。

2014年1月9日,国家卫生计生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发布《关于加快发展社会办医的若干意见》,要求优先考虑社会资本设立非营利性医疗机构,加快形成以非营利性医疗机构为主体、营利性医疗机构为补充的社会医疗体系。

2015年,国务院办公厅又发布了《关于促进社会办医加快发展若干政策措施的通知》号文件,规定各级有关行政部门要按照“禁止入内”的原则,全面清理和取消不合理的预审批项目,整合设立社会医疗机构和执业许可证等审批程序,进一步明确和缩短审批时限,不设立新的预审批项目或改善审批条件,不限制社会医疗机构的经营性质,鼓励有资质的场所为医疗机构申请相关手续提供一站式服务。

政策的不断放松促使非公立医疗机构在过去两年里迅速发展。

作为医疗行业的先锋,华润医疗、中信医疗、凤凰医疗、北京大学医疗和复星医疗被评为中国医疗投资前五名。从今年开始,该行业发布了整合和升级的信号。

今年5月3日,凤凰医疗集团与中信医药健康产业集团有限公司签署《项目战略合作及资产注入条款书》,将目标公司的资产和权益注入凤凰医疗。这是凤凰医疗4月8日与华润医疗合并后一个月内的第二大中央企业。

华润医药和中信医药是争夺医疗卫生行业投资的两大核心企业。华润凤凰医疗集团入股凤凰医疗后,将经营109家医疗机构和3家养老机构,包括9家三级医院、12家二级医院、34家一级医院和54家社区医疗机构。医疗机构实际开放的床位总数约为12,480张,是澳大利亚最大的医院集团

与莆田系不同的是,莆田系最初是一名旅游医生,后来逐渐发展到小规模,这群非公立医疗机构拥有雄厚的资金,更注重长期回报。因此,他们更加注重诊疗水平和品牌声誉,在商业模式和理念上与莆田部门大相径庭。资本掠夺者、制药公司、保险公司和房地产公司等公司的加入将重塑私营医疗行业。

资本对医疗保健行业的投资前景普遍持乐观态度。但是目前,由于外部认知、医疗保险、口碑和医疗水平等复杂因素,非公立医院短期盈利并不容易。其中,获得目标受众的认知和认可仍然是一个难题。对一些互联网公司来说,非公立医疗服务的供需矛盾恰恰意味着新的机遇。

12阅读下一页的全文

[本文由合作媒体的授权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